邹士方:华君武的严谨和幽默

华君武的严谨和幽默

邹士方

我的一位亲戚与华君武先生很熟。1982年秋天我见到君武先生时,他询问起我这位亲戚的近况,让我代问她好。他题写了“宁留三分,不过一毫”八个字赠与我共勉,体现了他严谨的工作作风和艺术理念,使我受益匪浅。

君武先生办事十分认真。他把自己的漫画寄你发表时一定在附信中写明用后请将原稿退还并寄剪报两份。每次我都认真按他的要求办,如能找得到他就专门把原稿送到他手上,如一时找不到他,我就用挂号信把原稿寄到他家中,一来一往,从没有出现过差错。有一次我在给他去信的末尾把年份写错了,他就在复信时把我写错的时间字迹剪寄回来,提醒我注意。

图片 1

华君武(左)与邹士方合影

他对我的工作很关心,也很支持。1983年5月22日他在复我的信中说:“示及原稿均收到。谢谢!我见上海《新民晚报》已转载此画。”“《人民政协报》内容颇生动,版面也大方好看,但花边用得过多,琐碎,特告。最好有一些人物的回忆录,现在史良的也好,沈醉的在《羊城晚报》刊登,颇吸引人。”

他的创作态度十分严肃,从不随随便便、敷衍应酬。他要求自己的漫画有针对性,有个性,总是希望我能为他提供一些信息。1989年我为《民主》杂志向他约稿,他在10月4日的复信中说:“现在各民主党派报刊颇多,我又不了解各党的情况,只画共性而无个性,殊无味,亦不画之原因。如能提供给有特色的思想情况或可引发积极性。”

君武先生曾赠我两幅画,一幅为“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小猫的屁股也摸不得”,一幅为“杜甫检讨”。前一幅上半部全部是他的题字,字与画并重,可惜已不在我手了。后一幅上他画的杜甫检讨书上写有“兵车行乃和平主义思想,大毒草也”的字样。画上的题字为:“杜甫检讨
六十年代初作些画,文革中定性为大毒草,原画无此三字,现代杜老加上,以示诗圣路线斗争觉悟提高,已能上纲上线了。士方同志一笑
一九八八年立夏华君武”。从他为我重作此画中又增加新的内容,可以看出他精益求精的艺术精神和他对沉重的历史感的牢牢把握。

图片 2

华君武(左)与曹禺 邹士方摄

1983年9月他突然打电话给我,说一个外地老朋友来京,要购买政协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套文史资料,请我赶快代办。我用最快的速度购买了书籍,并送到他的家中,他十分高兴,立即拿出他的三本漫画选题款签名相赠。意犹未尽,他又问我“有没有小孩,叫什么名字”。我回答后,他又拿出一本由他插图的《张天翼作品选》,题上“留给小南南长大时看
华爷爷”。他想得如此周到,充满了对下一代的关心,令我感动。

多年以来,我本着“广交朋友”,为政协委员服务的精神,力所能及地为许多前辈办了一些小事,诸如:买书、办证、找人、找车等,为他们解决了一些实际困难,久而久之,彼此关系十分密切。对此,局外人是很难理解的。

君武先生一付热心肠。1988年他主动与刘开渠先生介绍我加入了中国美术家协会,他在介绍人意见一栏中写道:“邹士方同志是研究美学的后起之秀,著述甚丰,我乐于介绍他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特此推荐。”

华老的漫画幽默而兼具讽刺力量。但他不准夸大他的作用,也不愿别人过誉。曾有一篇《画有风骨,人有风趣》的报道,说他“文革”期间蹲三年“牛棚”,没停画笔。他批注:“无此勇敢”。

图片 3

左起:叶浅予、华君武、黄苗子、丁聪 邹士方摄于1988年4月

长篇小说《围城》作者钱锺书是惜时如金的大学问家。与君武先生同住一个院内。有人写他们经常见面,华老便马上更正,说是“每年见到一两次”。王毅人为写《华君武传》曾去天津采访君武先生的堂侄华庆昭。交谈中华庆昭说国学大师钱穆小时候经常到华家,受到华君武母亲悉心照料,又都是无锡荡口人,说明那里人杰地灵,人才辈出。华老在听王毅人念传记稿时,听到这一段话马上让毅人从书中删去。说道,提他干啥,我又没见过他!像这样的事例,还有不少,一反他幽默和夸张的漫画家风格,俨然是一位一丝不苟的学者。

图片 4

左起:邹士方、华君武、丁聪

君武先生风趣幽默,有时也闹出一些小笑话,一时传为佳话。1988年春天全国政协大会期间,有一天上午君武先生见到新委员潘虹说:“我知道你,我看过你主演的《大桥下面》。”潘虹笑而不答。过后有人提醒漫画家:《大桥下面》是龚雪主演的。君武先生恍然大悟,下午见到潘虹报歉地说:“对不起,我记错了,你主演的是《人到中年》。”谁知对方说:“我是王馥荔!”

惊悉君武先生于2010年6月13日逝世,特撰以上文字以表怀念。

社会各界深切缅怀著名美术家华君武

社会各界深切缅怀著名美术家华君武

中国艺术报 张亚萌

窗外明亮的阳光洒进原先被称作卧室的这间屋子,如今它已被花篮和挽联堆满。正中间的柜子上,在小兔子玩具的簇拥下,照片中的华君武先生向我们微笑着。6月13日上午,95岁的中国文联荣誉委员、中国美协顾问、著名美术家华君武因病在京逝世,中国漫画界又一位巨人离我们远去。

胡锦涛、习近平以及李源潮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对华君武的逝世表示深切哀悼。

6月14日上午,中宣部副部长翟卫华,中国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胡振民,中国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冯远、廖奔来到华君武家中悼念。中宣部文艺局副局长汤恒,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吴长江,中国文联离退休干部局局长郑会林,中国文联办公厅副主任刘尚军,中国文联离退休干部局副局长刘文棣,中国美协秘书长刘健、副秘书长张旭光等陪同悼念。

翟卫华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和中宣部,向华君武的逝世表示深切哀悼,向其家属表示亲切慰问。他说,大家从小都是看华老的作品长大的。他的逝世是文艺事业的巨大损失。听闻他去世的消息,感到非常难过。

胡振民代表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文联主席孙家正,并代表中国文联党组和中国文联全体干部职工,对华君武的逝世表示深切哀悼,向其家属表示亲切慰问。他说,华君武同志是举世闻名的漫画艺术家、社会活动家。他一生留下了众多举世公认的优秀作品,对中国美协和中国的美术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把一生献给了革命建设和美术事业。他的一生是追求进步的一生,是追求光明的一生,是追求真理、坚持真理的一生。他是德艺双馨的文艺大家,不仅在政治上追求进步,而且光明磊落,坚持原则,维护大局,中国文艺界的很多人对他都充满感情。华君武同志的逝世,对美术界、中国美协和中国文联而言,都是一大损失。文艺界要从华君武同志的艺术人生中得到启发。华老留下的美术作品和他的高风亮节,都将永远激励我们前进。

华君武逝世后,中国美协迅速专设值班电话,接受各地美术组织和美术家发来的唁电。据吴长江透露,本月底,中国美协将举行华君武先生追思会,邀请美术家、美术理论家和华君武先生的生前友好,共同缅怀华君武先生的艺术创作,和他对中国美术事业做出的贡献。

“他4月24日刚过完95岁生日,这么快就走了。”网上大量的类似留言,不仅是对华老与世长辞的叹惋,也是对中国美术界失去一位重要的漫画家的遗憾。

“他的画尖锐、辛辣,但他的为人又非常平易、幽默。他的早期创作受德国、美国漫画的影响,但始终扎根中国的社会现实,用中国的传统笔墨进行漫画的创作,而他后期的作品以讽刺画为主,关注的是社会生活的内部矛盾,比如一些社会不良现象,浪费、浮夸、崇富……总的来说,他的创作跨越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不同于丰子恺的生活漫画、廖冰兄的悲愤漫画,确为20世纪中国漫画界最杰出的代表之一。”评论家邵大箴说。版画家李焕民、黄德珍夫妇听到华老去世的消息,表示“悲痛万分”,“华老生前对四川省美协十分重视,对四川版画和收租院雕塑的创作十分关心。他是我们一代美术工作者的恩师,我们应该永远学习他的高尚品德。”关山月美术馆馆长陈湘波表示,华君武先生的作品数量众多,紧扣时代脉搏,将中国漫画艺术的民族化、大众化创作推向一个高峰。

华君武的幽默展现在各种题材之上。他去世后,他的母校上海市大同中学发来唁电。华君武在1933年至1936年在大同中学读书,之后曾亲笔写下回忆在校就学的短文,深情回忆大同岁月,尽显幽默,至今令校方难以忘怀。虽然幽默,但并不搞笑,是华君武创作漫画的守则。中国美协漫画艺委会主任徐鹏飞回忆起,1987年他在香港的画展上第一次见到华君武先生,才知道原来在杂志上点评自己漫画作品的“同哥”,就是华老,“他画国计民生,画社会矛盾,但他不画无聊、恶俗的内容,实事求是地作画是他的风格。”

“现在外界将华君武视为‘艺术大师’,但是我们感觉老人还是最愿意自己被称为‘文艺工作者’”。华君武之子华端端和华方方说:“老人曾经这样表示过,对比丰子恺、张光宇等前辈,自己是后学;和同辈漫画家,比如张仃、张乐平、廖冰兄、丁聪等,自己也还有不足,所以他总跟别人说,别叫我大师。”家人的说法,并不能得到网友的“认可”:“我还留着16年前华老亲笔手书约我这样一个爱漫画的毛头小伙到他家中见面的那封宝贵的书信。睹物思人,潸然泪下,怎能不叫华君武先生一声‘大师’!”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