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延朝他的艺术表现形式和手法虽有不同、是他对艺术作品的爱和趣和自我修为的境界,是通过他的笔墨运用体现出来的艺术创作的绘画作品,他作品的点画、内蕴丰富、他对花鸟画的研究、有着丰富的生活阅历、特别的是他每年都要去几次北京画院齐白石艺术展、和一些花鸟画展、和一些名家展览、花鸟创作悄然的走进了他的生活、在这十多年里的创作历程里李延朝注重花鸟画,以花鸟画为出发点、坚持不懈的努力创作自己喜爱的作品,梅兰竹菊丰富着自己的绘画人生。

图片 1

     

图片 2

     
 中国画笔墨情境不论是花鸟山水、王雪涛说过无情无作画、作画莫无情,历代文人作画似与不似、实轻形而重神、多以自然之物品众多、多姿多态、多姿多彩、也表达不同的情境、名家八大山人、徐渭、王雪涛、李苦禅、齐白石不同时期不同特色代表一些花鸟画作品的多形多样、多种作品代表性。

图片 3

   

图片 4

       
李延朝用最简洁的绘画作品形式、就绘画而言在绘画作品中它曾刻了一枚章:“忘我”这是他在绘画时曾写出的两个字、自刻成章,“忘我”曾用在画中,在此看出李延朝有着忘我的意境和对创作的境界。

图片 5

     
 李延朝他爱画花鸟用时常观其花花草草形态不同、鸟中的形态变化过程、用最简洁的绘画形式表现,李延朝他有了自己的题材和喜欢还不断加强花鸟画全面修养、掌握技法精要,手头功夫也每日有所长进、中国画不是单纯的涂鸦,要有一定的基本功不断地耕耘这片艺术天地,借助客观来表达他的内心世界。

图片 6

    

读陈丹晖花鸟画,雅逸简约中可见其笔墨积淀。笔墨如语言,它能表达画家的学识和美学观,表达对象的形与质,写成种种形象与气韵,抒发种种情感与趣味,还表现出中国人独特的审美观,几千年的传统文化积淀。读画,最耐咀嚼的、最引人入胜的是笔墨。笔墨具有独立的生命力和表现力,笔墨有其自己的形、色、质,甚至有不同的品格。笔墨是艺术家生命的沉淀、心灵的痕迹。一个艺术家能否成为大家留名史上,关键看有没有创造自己的笔墨样式。“一笔之中,笔有三折,一点之墨,墨有数种之色,方为高手。”(黄宾虹语)笔墨是中国画语言的承载者,是画学精神的体现者。中国画的要害在于擅用笔墨。笔墨入胜境,必定超越自然。真懂画的人都在品味笔墨。齐白石知天命那样,就看清他晚年要追求的境界。“青藤雪个远凡胎,老缶衰年别有才。我欲九泉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道出齐白石的美学判断和笔墨认识,具有高度的自觉。

花鸟画几千年,延续至今、在花鸟画中常见的竹子、梅花、荷花各式各样的鸟都具有物象特征,看一幅作品去品味像与不像、去欣赏用笔和用墨、构图和情趣或特殊的表现形式。

图片 7

写意花鸟的图式趣味无不体现出人的学养、心性与技艺的通透,不仅要求传统功力深厚、文化含量厚重,同时要求不落前人窠臼,具有艺术个性,正如绘画大师潘天寿所言:“艺术品为作者全人格之反映。无特殊之天才、高尚之品格、深湛之学问、广远之见闻、刻苦之经验,决难得有不凡之贡献。故而人满街走,而特殊作者,自数十年中,每仅几人而已。”艺术是一种特殊的语言。画家都想展示自己的个性,而艺术的个性却不容易充分显示。因为,艺术个性需要恰当的语言叙述,而语言的形态又会直接影响到表达的效果。愿陈丹晖在艺术的道路上作最坚韧的跋涉!

图片 8

图片 9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