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马云的互联网购物世界对中国门店销售领域产生了重大的冲击,甚至可能导致这种传统消费模式的衰颓。而艺术圈也不断地打造着各种各样的盛会,盛会带来的不只是消费刺激,其内涵实质是以销售降价为前提的提前消费,在艺术市场的这些盛会中,大多是会在艺术市场拐点时期,作为各方回笼资金的方式,或是准备后续更大规模销售的前期铺垫。艺术品再怎么艺术,一旦进入市场也要符合市场的规律的,当然市场有健全和不健全,完善与不完善之分,无论是促销来透支市场,亦或无作为导致的市场发展缓慢,对于任何一个行业而言都将是灾难性的,建立行业市场良性的机制和规律对于行业发展是必不可少的。

9月3
日,山东美术馆,由雅尚艺术中心主办的东方之韵中国著名艺术家八人展正在进行,这是一场具有鲜明商业目的的艺术展览,手持邀请函来参展的人员绝大多数是雅尚艺术中心的客户。
在山东艺术品交易市场,由艺术中介机构举办的各种展览、笔会、拍卖等交易活动十分活跃,并且逐渐突破地域性,呈辐射全国之势。

一级市场的天然软肋

品牌建设尚处于萌芽状态

我国当下的艺术品市场其实是富人市场和投机市场的组合市场,这样的两个消费群体的需求大多不完全在一级市场完成。如果把富人市场算作以收藏为主的艺术品购买,那么这个收藏中有社会认可的拍卖公司的操作是他们需要的,无论是名作收藏所带来的资本运作或者品牌运作价值,还是流通速度上的保障,拍卖公司都比一级市场的画廊要对他们更有吸引力。拍卖公司很好地利用了其资本充盈的固有社会形象,吸引了传媒和社会的眼光,这种组合价值对于其针对客户群体而言是重要的,无论是炫富还是作势,都需要众人皆知的进行才有价值。投机市场本着一锤子买卖,多锤几个人的方针长期进行着,多半是找到倒手买家的进货采购,其实这种模式和现在社会上的许多产品采用预售的形式是差不多的,有人买单才去市场以信息不对等的原则低价进货,这种进货是有保障的,所以对于倒手投机者而言这就是一比有保障的纯收益了。

业内人士粗略估计,每年山东流向艺术品市场的资金为数十亿元,字画、
古玩、瓷器、玉器等艺术品市场的规模和交易额,均排在全国前几位。尤其是当代书画市场,山东市场占到了全国50%-60%
的份额,平均每年山东人要向书画市场砸进 10
多个亿,要赚钱,去山东,山东成为书画家眼中的香饽饽。

缺乏大众参与的市场基本就是当下艺术品市场的现状,有一种说法是大部分人生来就是懒惰的,这种懒惰也间接导致了现状的如此,相较于艺术修养的提升、艺术史的学习,价格无疑是对这群艺术的门外汉最方便的认知作品价值的捷径,尽管这种价格的真伪实在是扑朔迷离,但对于只用作谈资的群体而言,这个价格对他们而言便是有价值的了。资本是趋利的存在,竞争是市场的一般性特点,而在不健全的市场环境下,不正当的竞争是导致行业的畸形发展的重要因素,这也是当下市场环境下不少行业的普遍现象。

在艺术品收藏界,有得北京者得天下,得山东者得北京一说,山东艺术品市场尤其是书画市场在全国举足轻重,但是,山东本土艺术品经营状况却不算乐观。山东艺术品投资研究中心主任王振友说。根据山东省文化厅的统计,上年度山东艺术品经营机构有1650
家,全年业务利润为 1.37亿元,仅占山东文化市场利润总额的7% 。

形式出发的市场分级并不可取

王振友说,成熟的中介代理机制意味着良性的市场循环体制,但就目前来讲,山东艺术品市场还处于各自为政的状态,并未形成规范的运作程序。王振友表示,在山东艺术品经营市场,
品牌建设
尚处于萌芽状态,表面上看,山东艺术品市场业绩骄人,仔细一看,不论是艺术家还是经营者,都缺乏有市场号召力的品牌。

总有人自觉的把拍卖公司划分到二级市场,而画廊划分到一级市场,然而于市场而言,一个行业内的业务竞争或者说是具体的经营是在哪一环进行,这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哪一环更能吸引资本的流动,在市场的竞争淘汰机制下哪一环便能存活得更好。拍卖公司并未逾越行业门槛,他们仍然进行的是他们擅长的业务,比起许多所谓一级市场下的画廊机构而言,拍卖公司的企业原则是更专业的,主要的几家拍卖大头都有比较完善的公司制度管理和明确的作为服务业的运营原则。而画廊机构的运营现在多处在艺术家和爱好者的情感运营者手里,非专业的管理人凭着对艺术的一知半解便妄图占据一级市场的位置,并在拍卖公司抢了业务的同时觉得人家不该抢饭碗,这不过是一种弱者的控诉罢了。

画廊业鱼龙混杂

用现代企业的一些术语来说的话,拍卖公司用更为贴近消费者的服务、购买环境、消费体验打败了他的一批竞争对手即各个运营不善的画廊公司,其实这和马云的淘宝这么一家互联网的公司对许多实体的商场店铺的冲击是同样的道理,甚至比所谓艺术圈的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更不讲道理。有论调称马云的淘宝和天猫对实体商铺的冲击会导致经济的各种问题,自然也就有人说二级市场的拍卖公司越俎代庖做了一级市场的画廊做的事。然而作为自由市场生存的企业而言,怎样赢得更大市场份额,追逐更多的盈利是无可厚非的,毕竟资本天然有着他的逐利性。

理论上将艺术商业中介划分为一级艺术品市场和二级艺术品市场,区别在于经营者对艺术品有无所有权。一级市场占主导地位的是画廊,它承担的是促进从美术生产到消费循环互动的媒介角色。画廊是艺术品市场中最直接稳定的交易方式,正是以画廊为主体的一级市场的繁荣,奠定了山东艺术品市场发展的基础。

将画廊、商业机构对比拍卖公司划分的一二级艺术市场,从投资市场的角度而言,画廊与金融业的银行更为类似,而拍卖公司则应该是券商投行等的存在,画廊强调经营产品,拍卖公司强调运作产品。二级市场要繁荣是需要建立在一级市场的完整、专业的前提下的,好比银行缺乏资金,那么券商投行又何来米下锅。那么拍卖公司也是一样,看着一批不争气的一级市场的存在,如果拍卖公司不代为效劳了,那么随之而来的是连自己都得给赔进去。

雅尚艺术中心总经理张德友告诉记者,山东画廊业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发展至今,全省至少有千余家,但是严格意义上的画廊,不是简单的买卖中介,最重要的是一种代理机制,它代理特定艺术家,对这些艺术家的作品进行推广,甚至培养、包装艺术家。从这个意义上讲,山东尚无真正画廊,目前,山东画廊能作艺术家代理的极少,绝大多数是一种与艺术家合作的模式。

我们当下的艺术圈、艺术行业、艺术市场这三个词实在是有意思,三者看似在一个世界里玩耍的好伙伴,玩耍的方式却是动刀动枪的。艺术圈总自以为是地把自己的存在看作一种超然的价值提供者,殊不知我国的艺术圈发展才不过初步阶段,而这种心态也不过是一种久旱逢甘霖便对雨水产生神明似崇拜的极端行为。艺术圈总觉得资本绑架了艺术家,让艺术家们在一种趋利的环境下创作或者运作,然而却不曾想市场对谁都是公平的,在资本的眼中,压根就不存在艺术,存在的是利益的所在,哪里有钱赚,钱就往哪里钻。而人从来都是社会的人,也更是市场的人,当进入了一个环境,基本的规律是需要遵循的,在此基础上才能寻找更适合自身的游戏规则,来建设一个更适合发展的生态。

山东画廊业特别缺乏推介本地艺术家的大画廊,缺乏像京派、 海派、 岭南派、
浙派甚至长安派那样较为稳定的经营、消费群体。雅尚艺术中心致力于此,代理了吴冠中、韩美林等艺术家的作品,同时还通过赞助、展览、出版、收藏等方式鼓励青年艺术家创作,但是张德友坦言,是在咬着牙做这些事情,很多投入都看不到回报。光是艺术推广,每年都要花费七八十万元,还有办展览、搞出版,这些费用都很高。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