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男女合演越剧首登国家大剧院

方亚芬近影

《家》:青春面孔传递懵懂心态

  “‘坚守’是悲壮的,但是如果连这两个字都放弃,那只有悲哀了”。在国家大剧院的休憩区,方亚芬用小勺搅拌着杯中的咖啡,说出这样一句话,声音很轻却显得格外掷地有声。那晚,上海越剧院的青春版《家》作为刚刚结束的国家大剧院越剧艺术周中唯一一部男女合演戏登台演出,但是此次带队进京演出的上海越剧院一团团长方亚芬却眉头一紧,“我问了下,这次来国家大剧院演出,出票并不理想。我们的戏通常都是由市场来考量的,尤其在上海的演出都是演出前几天票都售罄的,这次票卖得不好,总归有些沮丧吧。”上海越剧院此次带来的青春版《家》作为越剧艺术周中唯一一部男女合演的民国题材戏,包围在几部繁花似锦的女子越剧经典剧目之中,确实显得有些“另类”,甚至是陌生。不熟悉的唱段、不熟悉的演员……但是如果你步入剧场,看了这出戏,却会有不少“惊艳”之感。继《家》之后,由方亚芬领衔的上越一团全新制作的大戏《铜雀台》日前在沪首演,又在沪上刮起一场男女合演越剧的“小旋风”。

图片 2

  撑起一个“家”

越剧《家》中觉新和梅在梅林巧遇 凌 风 摄

  男女合演是1953年周恩来总理来上海时和越剧表演艺术家袁雪芬提起的,目的是改变越剧单纯女演员的阴柔局面,扩展越剧表现题材。60年来,上海越剧培养了刘觉、史济华、张国华和赵志刚、许杰、张承好等两代男演员。“女子越剧”和“男女合演”两花齐放,形成了上海越剧的繁荣局面。上海越剧院分一团和红楼团,一团的特色便是男女同台。它的男女同台并不是指在舞台上安插几个男演员做龙套的角色。而是男主角的启用上,用上真正的男性,其他的角色,也大多是男人演男人,女人演女人。

  觉新和梅的青梅竹马之爱,被专制荒唐的“抓阄”定亲所扼杀;觉新和瑞珏由了解、理解而新生的夫妻之爱,被封建迷信的“血光之灾”所摧毁;觉慧与丫环鸣凤的纯洁恋情,以鸣凤被逼投湖而湮灭,三组爱情悲剧,不同的人生走向……改编自巴金同名小说的上海越剧院青春版《家》于2月28日、3月1日上演,是此次国家大剧院越剧艺术周中唯一的民国题材作品,也是男女合演越剧首次登上国家大剧院的舞台。

  第一代越剧男演员曾有过一上台就被观众轰下台去的经历,因为观众对越剧男小生的不习惯,到了第二代越剧男演员赵志刚这里,男女合演终于算迎来了一个小辉煌。2011年曾任上海越剧院一团团长的赵志刚离开剧院,去了杭州,剧团曾陷入了一个困难时期,一团青年演员多,缺乏一个带头人,领导把眼光投向方亚芬,希望她勇挑重担,方亚芬思前想后,咬牙撑起了这个家。

  “家”变

  2011年6月起,方亚芬担任上海越剧院一团团长。剧团是事业单位,国家全额拨款,一年的演出指标为90场。“全额并非全员,实际上,剧团还是与经济效益挂钩的。”方亚芬说,“当了团长后,怎么协调矛盾、怎么为职工争取利益,都要格外上心,要担纲演出抓创作,还要管好一个团队,对我来说真是很大的考验。”之前,方亚芬是一位名演员,担任团长后,她除了到外地演出,只要人在上海,天天到单位报到。

  由著名越剧演员、上海越剧院一团团长方亚芬带团演绎的这出《家》,堪称十足的青春版。首演于2003年的这部越剧年代戏,当时的演员阵容是尹派的赵志刚、王派的单仰萍以及吕派的孙智君等一众上越明星,赵志刚领衔的明星版《家》还曾到北京等北方城市进行巡演,所以对于这部剧北京观众其实并不陌生。然而十年过去,却也物是人非。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