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钩廓填法起源于唐,也兴盛于唐。书圣王羲之的原迹,今天已经全部散佚,我们之所以还能够见识王羲之的书法面目,全得仰仗唐人技艺精湛的摹本,最著名的摹本,就是唐朝冯承素钩摹的王羲之的《兰亭序》。

问:为什么“用墨的多少会直接影响到书法作品的神采”?

牵丝也是双钩廓填最易露馅的地方。书法作品常常通过牵丝来增加点画间的呼应,这些辅助性笔画能够使书法作品更加流畅生动,牵丝不是主笔,它只是书写过程中顺势带出的小笔画,它跟主笔画之间的衔接容不得半点迟疑,一经修补就不会自然,对于双钩廓填来说,这些细节极难表现。

书法不是取巧的艺术,笔力到了,神采自然出来,使用正常的墨写出神采,写出飞白才是真正的功力!用枯笔与焦墨是欺世!也是自欺欺人!

图片 1

总之,书法作品的神采,不完全取决于用墨多少,用墨只是一个方面,而最主要是用笔和结字的处理。

用浓墨在熟纸上书写,干湿易于掌控,所以摹本的材料大都采用浓墨熟纸。墨一浓,从作品正面不太容易看到墨色的变化,但只要用光线在作品的背面照射,墨色的变化就会显露出来,只要是自然书写的作品,那么墨色的变化符合行笔过程中因为快慢、停留而形成的转折提按和浓淡交替的特点,比如,两笔搭接的地方,因为两次走笔,墨的层次肯定不同,叠加的痕迹明显;转折的地方,因为停留,聚集的墨较多,墨色也会较浓;一些侧锋的笔画,还可以看到墨色一边浓一边淡的样子,这些细节都是填墨难以完成的。

中国书法的书写技巧可以分为三个层面,一个是笔法,一个是结构,一个是章法,通常我们认为的笔法就是用笔之法,用笔之法主要在于如何使用笔好出质量较高的线条来。但是很少人注意到笔和纸之间起着媒介作用的墨汁,因此很多人认为单纯以笔法来论中国书法是不完整的,应该说是四法,还要加上墨法这一条。

通过双钩廓填,可以将母本的字形、章法一一再现,所以摹本历来被视作是下真迹一等的高仿品,双钩廓填也是后来书法作伪中最常见的手段之一。摹本与真迹的些微差距主要表现在墨色、气韵上,气韵很玄乎,这里不好言说,但墨色的差距还是有规律可寻的。

图片 2

一般来说,只要是摹本,它的墨色都会比较单一,而且以浓重墨色居多,浓墨可以掩盖自然书写过程中出现的墨色变化。自然书写的书法作品,如果是用淡墨的话,淡墨在生纸上有晕散的效果,层次清晰,这是填墨难以完成的效果;淡墨落在熟纸上,行笔痕迹也会清晰可见,如果是填墨伪作,肯定会露馅。

用墨之法,当然可以称之为一个法则,但是我认为墨法仍然逃不出笔法的范畴,因为最终它还是依附于毛笔来进行创作的,用墨效果的最终目的,是为了配合笔法,中国书法是用毛笔来进行书法创作的一种手段,所以墨法应该在笔法之下,是笔法的一个分支,那么我们明确了这一点之后就可以说墨法的学习和墨法的掌握,应该以服务于笔法为前提和基础。

所谓双钩廓填,原本是一种临摹的方式,就是将母本的字形用双线勾勒,然后填上墨色,用这种方法仿造的作品,称为摹本或钩摹本。好的摹本可以非常准确地再现母本的精神风貌,在珂罗版印刷技术出现之前,摹本与刻帖是使书法名迹得以流传的两种重要媒介。

书法作品的神采也来自字的变化。字的变化,就是在严格遵循笔法不变的前提下,根据书法作品的章法需要,对字的结构布局进行科学合理的处理,使之美,使之雅。字,可大可小;字,可卧可挺;字,可宽可窄;点画,可粗可细;线条,可瘦硬、可厚重;点画,可适当夸张,等等。巧妙的结字变化,往往可以让一幅书法作品显得更有神采,更有艺术观赏性。

所以,判断一件作品是不是摹本,不能简单以字形的优劣来衡量,其实,不需要太高明的技艺就能通过钩摹把原作的章法、结字、点画的形态克隆出来,摹本在书法风格上最不容易出问题。真正最难表现的是墨色,而书法作品内在的神采、气韵恰恰都要通过墨色这一载体得以表达。对于墨色的感悟,是一个鉴赏家最基本的素质。

所以书法家在书写的时候用笔的快慢、书写的提案轻重,都会影响到墨色的变化,这些都应该归结于用笔的行列,而书法家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变化,是由于他们心情的原因,因此我们才会说笔墨的墨色变化是最能够影响中国书法的神态的。

用浓墨在生纸上书写,同样有晕散的效果,只不过墨扩散得不明显,它只在笔画边缘微微涨开,形成类似蚕食桑叶一般的小齿状,生动自然;而钩填的作品,笔画边缘要么很整齐,像刀刻一般,要么软弱松垮,很不自然。清干隆、嘉庆以后,碑学盛行,一些写北碑的书法家,用笔迟涩,稍微长一些的笔画,都在行笔过程中有很多顿挫、提按的动作,形成颤笔,在这些笔画中间,也可以看到由于一快一慢,一虚一实而形成的干枯、浓淡的变化,填墨有时可以勉强表现干枯的变化,但枯笔之中夹带的淡墨是无论如何也难以模仿的。

一般书写楷书,墨要干,不可太燥干,而书写行、草书,则应该燥润相间,以润取妍美,以燥取险峻。

用墨的浓度,根据书体和书写的速度来调整。正书类的(楷,隶,篆)墨宜浓。运笔速度慢的,墨也要适当的浓一点。行书的浓度次于正书。草书又次于行书。怎样知道合适的浓度呢?市面上的墨汁分有特浓,浓,中浓和正常的规格。特浓规格用于榜书大字。浓用于正书,中浓规格用于行书,正常规格的适合草书。

用墨的多少去体现神采?可笑!

水太渍,则肉散,大燥则肉枯,

因为笔力不够,使用正常的墨水写出飞白的效果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所以一些人就联想到了国画的枯笔,焦墨,是的!使用枯笔与焦墨,笔力不够也能写出飞白的效果来,可是笔力弱就是弱,即使你能写出飞白来也不能代表你的笔力足够强了!

包世臣《艺舟双楫》云“画法字法,本于笔,成于墨,则墨法尤书艺一大关键。笔实则墨沉,笔虚则墨浮,凡墨色奕然出于纸上。”

一幅好看耐看的书法作品,其神采来自用笔。用笔,就是书者在创作书法作品时,把每个字的每一个点画按照传统的笔法,通过提按顿挫以及娴熟的、细微的动作写到位,送到家,并使其凸显线条的力度、厚度、灵活度,用这样的用笔方法创作出的书法作品,一定是神采飞扬的,也是神韵十足的。巧妙的用笔,往往可以使书法作品生动、高雅、有灵性、并彰显精气神。

而中国书法中的笔法则是书法家个人心境和心情的展露,他们通过用笔的千变万化,营造出不同的线条,展现出不同的风格,从而在艺术作品中寄托他们的思想与情感。

墨浓而笔毫有停滞,而燥干笔意有枯状,墨少水多则淡,淡而无彩,失神采。

笔毫长则含蓄墨计,故笔欲长劲而圆,可以自由运动,劲则刚而有方,圆则有妍美。

谢邀。一幅书法作品不仅要看字的结构、线条、章法,而且还要看墨色的合理布局。墨色分浓墨淡墨,湿笔枯笔。如写一幅行草书法作品的话沾墨也是有讲究的,不一定写一个字沾一次墨的,有的写四个字左右一组字沾一次墨,这也看个人的审美习惯来进行创作。书法作品的章法如将浓墨淡墨,湿笔枯笔,还有字的大小,宽窄,粗细,长短等布局的好这也是很关键。古人有惜墨如金的说法,我认为是很有道理的。古人将章法比喻成园林里的各种个体建筑,如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曲径画廊等,建筑再好,如随意放在一堆就不好看,如布局得好便锦上添花。最后在自己的书法作品里盖上印章能起到画龙点睛之效果。

楷书讲求的是墨色浓黑,书写时行笔实而沉,墨色浓黑,书写时行笔实而沉,给人一种端庄大气。字里行间无不浸透着沉稳凝练的磅薄气势,而且每个字,每一笔,都要书写到位。即使写一个字,你也可以在没有写完的情况下另去蘸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