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奇虹在苏联戏剧学院系统地学习了斯坦尼戏剧理论体系,归国后在中央戏剧学院任教,后调入中国青年艺术剧院任导演,将其所学与中国话剧民族化探索相结合,致力于当代民族戏剧的实践。多年来,她导演了不同戏剧风格的中外作品。她的导演艺术,既来源于对中国民族艺术审美传统的了解,也有对国外艺术戏剧规律戏剧手法的研究。1982年,她执导了著名剧作家吴祖光先生40年前的剧作《风雪夜归人》,本来吴祖光先生不同意排此剧,怕再受批判,是张奇虹的特殊经历使他打消了顾虑。因为张奇虹是一个有外来文化思考,又经战地文化生活锻炼过的导演,并有教学经验,这才让吴祖光把此剧交由她导演。而且此剧中,张奇虹巧妙地运用了中国戏曲的表现手法,注重戏剧情境的渲染和营造,使剧作内容和人物形象更有视觉冲击力和感染观众的力量。此剧当年演出时造成极大的轰动,并使两位主演刘伟明和殷新一举成名。

14.对于儿子的教育您参与的多吗?

有专家评价张奇虹的戏崇尚真情美,极具观赏性,并崇尚艺术创新,更重要的是推出了一批演员,如丁嘉丽、刘金山、许正廷、张秋歌、宋洁等,他们都已成为舞台和影视剧的重量级人物。在张奇虹看来,人生最大的快乐就是做自己喜欢的戏剧艺术。后来她为中国儿艺执导三本童话剧《西游记》,以及重新执导《十二个月》,也把这种快乐与众多的小朋友分享。

我一直喜欢曹禺的《日出》,我认为做一个导演不能只玩花招,耍花架子,这些没有意思,要多从刻画人物入手,走进观众内心。

来源:《光明日报》作者:肖雨珊

我没有觉得作为女导演困难,无论到哪个单位排戏演员都很听我的。导演不能以权势压人,一动就拍桌子一动就骂人一动就呼号喊叫,我不是这样的作风,我的性格也不是这样,我是挖掘出真善美来以理服人。我用教学的方法引导演员,青艺的演员还没演过主角,还在跑群众,可是我看上了,我一点一滴用教学的方法启发他来进入这角色。

张奇虹是国家话剧院的著名导演,其从事戏剧68年研讨会近日在国家话剧院召开。与其共事过的戏剧专家、导演及演员回顾了她的创作历程,她所导演的《威尼斯商人》《归帆》《风雪夜归人》《原野》《火神与秋女》《灵魂出窍》《十二个月》《西游记》等中外题材的剧作,包括儿童剧等,都堪称中国话剧的经典之作。

1.最初您是怎么接触到戏剧的?

图片 1

4.您六十年代排《罗密欧与朱丽叶》开始,八十年代排《威尼斯商人》,九十年代排《火神与秋女》,对此您有哪些体会?

很多女导演给人的印象都很强势,但张奇虹却显得很温和,她的创新虽不是大张旗鼓,但却起到了润物无声的效果。《原野》是曹禺的一部力作,1984年,张奇虹排演这出戏时对原作进行了非常大的改动。像“金子训虎”那场戏,为了表现金子的泼辣与野性,张奇虹放弃了室内做戏,把冲突地点挪到了后院,金子坐在小台子上训仇虎,脱了鞋朝其屁股上打,动作折射出人物的性格,赢得了一片喝彩声,当然也包括曹禺先生的掌声。之前,张奇虹曾亲自登门征求曹老意见,曹禺先生对改动的部分十分认同,并欣然写下“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加以勉励。《威尼斯商人》是一出传统剧目,情节发展几乎成了一些人的思维定式。而张奇虹执导《威尼斯商人》时却不落俗套,比如国王挑选“金银铅”三个盒子的那场戏,一般的处理只是把三个盒子摆在桌上,场面不够活跃。张奇虹则将金银铅三个盒子换成了三个舞姿翩翩的姑娘,捧着金盒子的姑娘扭动腰肢,跳起妖艳的阿拉伯舞出场,捧着银盒的姑娘跳着华美明快的西班牙舞出场,而捧着铅盒的姑娘则装扮得朴素大方,一场原本死气沉沉的戏演活了。

3.她就是您曾多次提到的“俄罗斯母亲”?请谈谈具体是怎么回事。

小剧场戏剧上世纪八十年代风靡一时,张奇虹1988年执导的《火神与秋女》,没有激烈的矛盾冲突和视觉效果突出的舞台场面,它摒弃了枝枝蔓蔓的情节交代,舞台上的一切恰如一段生活流程,表演自然、真实,充满生活化,即让演员“当众生活”。为了营造送别时逼真的戏剧效果和伤感氛围,导演让演员喝下真正的白酒,弥漫的酒香不仅熏陶着近在咫尺的观众,而且把他们的情绪带入到真实的舞台幻境。而1993年她执导小剧场戏《灵魂出窍》时,则反其道而行之,一切动作都是虚的,但观众却看明白了,也认可了。

我到哪里排戏都能镇住,你以理服人就能镇住,你呼号喊叫人家就离开你。

7.您与很多著名剧作家都有过合作,您最难忘的是?

能在导演专业耕耘,我不能不感谢恩师玛·奥·克涅别尔当年对我的教导。使我从表演专业改学了导演专业,改变了我的命运。为什么称她是我的俄罗斯母亲呢?1957年秋天的一个上午,我到学校领了每个月500卢布的助学金兴致勃勃地去书店买书。选好了要买的书和唱片后,才发现口袋里空空的,急得我在书包和口袋里反复地找,还是没有,钱丢了。我只好放下选好的唱片和书回学校去上课。回到学校,同班同学瓦罗佳问我:“你怎么心情不好?”我生气地说:“小偷把我这个月的钱全偷走了!”那堂课我的情绪不好,注意力也不集中,可能被老师发现了。下课后,她把我一个人留下。我等着挨批,可是她打开钱包拿出300卢布对说:“我这里有300卢布,你先拿去用,明天我再给你带200卢布。”我坚决不收她的钱,她生气地说:“拿着,吃饱肚子,你在这里要生活,要学习,不要因为这件事影响你的学习。”说完她把300卢布塞进我的口袋,拿着包走了。每年暑假,我们都到老师的别墅去玩儿,在莫斯科郊区一望无际的白桦林,清澈透明的湖水边,克涅别尔让我在这真情实景中体会《海鸥》女主人公尼娜的心境,在此景中给她朗读尼娜的独白。我们一起吃着奶油蘑汤、鱼子酱……1959年我们分手时,她和我说,她没有孩子,把我就当她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女儿,希望我回国后好好工作,一定要写信给她。

直到1985年,我写了贺卡和信给她一直没有回音。忽然有一天,上海戏剧学院沙金转给我一盒录音带,我很奇怪,放到录音机里播放,我听到她亲切的声音:“前些时候,我怀着莫大的喜悦,收到了奇虹和周来寄来的问候信……能活到得知你们消息的这一天,对我是莫大的快慰。我一直记着跟你们的那些美好的时光。回忆起你们——我的中国学生们到苏联儿童剧院帮助我排练《马兰花》时的种种场景,你们向我示范了中国传统表演方法假定性表演——虚拟的划船动作,还有中国的民间舞蹈和身段……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回忆起你们,在这拥抱你们,吻你们……”她的声音熟悉又微弱,这是在她病危弥留之际给我讲的一段话:原来沙金曾去莫斯科拜望卧病在床的克涅别尔,她不能写信、只好通过录音跟我说几句话。听着录音,我顿时泣不成声……就这样告别了深深热爱我的俄罗斯母亲——克涅别尔。我永远记得她仁慈善良、博学、无私奉献的精神。她的学生遍天下,很多国家都有她的学生,她将一生献给了戏剧教育事业。

答题者:张奇虹 提问者:木子吉 时间:2018年10月

我都非常喜欢,其中给观众和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有,八十年代在青艺导演的话剧《威尼斯商人》《原野》《风雪夜归人》,九十年代小剧场话剧《火神与秋女》《灵魂出窍》,近些年为中国儿艺导演的话剧《西游记》一二三共三部。

有。90年代在儿艺排戏,报名学了“虚灵功”,它的思想哲理是道家的老子。我每天早晨起来吃完早点练一个小时,晚年就是修身养性了。练完感觉头脑清醒,对我的关节炎也好,现在上天桥爬楼梯都没事。

12.回望过去,您觉得人生有什么遗憾吗?

我首先是看剧本,我不是看剧作家。比如《风雪夜归人》当时是剧院给的任务,我推辞过:我跟作者很陌生。艺委会决定让我接这个戏之后,我就做大量资料研究,后来多次到吴祖光家拜访。剧院联排初排的时候我请他来看,听他的意见;我加工后又请他来看,彩排还请他来看,到他家听他意见……我都是看剧本不看人,人再好剧本不喜欢我也不会排。曹禺先生是中戏院长我还算是知道,《威尼斯商人》我请他来当顾问,因为他对莎士比亚有研究。另外当时我也有点害怕专家学者来挑剔,我排戏是很“不老实”的,不会一个字一个符号地遵守,我把剧本拆了颠倒了弄一个我的演出本、这样要受到指责、批评,搞专家评论的他怎么批评怎么有理,你不能动他一个字。但是我是一个创造者、舞台实践者,跟他的观念就不同,反而如曹禺先生、吴祖光先生这些剧作名家对当初我的改编工作表示赞同,体现了这些剧作大师们对年轻导演的支持与厚爱。

平时我就看看pad,上上网杂七杂八的。电视剧我都不看的,看一眼漏洞百出,而且费眼睛、浪费精力。就《甄嬛传》我看完了,觉得剧情、演技还是不错的。

1950年我在中央戏剧学院教研室工作,我是想进入本院话剧系学表演的,没想到舒强老师找我谈话、派我到苏联去学习表演,在当时我是没做过这样的梦的。“派我?”我没转过弯,愣住了,“我的文化水平初中二年级、语言也不会,为什么派我?”他说,“这些我们都知道,你在解放战争四年中的锻炼,评比都是优,表现得刻苦,是个苗子。”那时国家派学生留苏学习,由本单位选拔。到了莫斯科戏剧学院还要考试,考场的前方坐了一排苏联考官,表演系主课老师手持放大镜,上下地看我……真够紧张的。

电影我不喜欢打的,我喜欢表现人物的。最近看印度的《嗝嗝老师》讲一个女教师、有人物有故事情节,我喜欢看这个。张艺谋的也看了,没让我震撼。

9.您喜欢哪些风格的戏,对于年轻的导演您有哪些忠告?

1953年在莫斯科国立卢那察尔斯基戏剧学院导演系学习,与导师阿·波波夫合影

15.日常您有自己的养生之道吗?

图片 2

戏剧整体来说是要给老百姓服务,戏是给谁看呢?不是我做导演我喜欢,不行。观众喜欢不喜欢?我喜欢独白那不行,观众未必接受。要明白观众的审美是什么,把整个戏都化在其中。我不是拘泥于少数的知识分子,我排的戏一个月都是爆满的。我就是凭着观众的口碑,《威尼斯人商人》演了500场,口碑出去了用不着宣传,我的戏都是演了上百场。我不要专家捧,我是为观众审美服务。

我喜欢圣彼得堡,几次去给我感受都很深,那是一个艺术的城市。相比来说,我们整个“文革”十年文化的断层很可怕,这个还要教育来提高吧。一个国家没有文化没有科学就谈不上什么繁荣、谈不上什么发达。

5.对于排戏您最看重的是什么?

1959年回国后,我们一直通信。1962年我结婚时,她还托人给我带来了礼物……以后就很长时间断了通信。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