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舞台剧里,我看的歌剧类比较多,从《猫》到《歌剧魅影》,从《妈妈咪呀》到《女巫后传》·····话剧,之前就只有爸爸妈妈带我去看的《立秋》。《立秋》之后,周六晚看的《破阵子》是我看过的第二部话剧。

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关乃铮

这部剧分上下两个半场,说实话,上半场看的我昏昏欲睡,下半场却高潮迭起。有时候写一个故事,也常常会写个很没劲的开头,还指望着读者可以通过一个冗长无趣的开头透视到你未来的波澜壮阔?得了吧!多半的人的视线只会停留3秒钟。《猫》是唯一一个看到中场就退场的歌剧——对我这种既不听摇滚也不听金属的人来说,实在无法接受太嘈杂的音乐风格;《破阵子》前半场的无聊,让我有一瞬间的冲动想离开,但是忍下了。事实证明,当时的忍耐,还是值得的,因为后半场,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

话剧《破阵子》剧照

曾经看《暮光之城》小说的时候,看书的前3页都在描述一个阴霾的叫福克斯的地方和贝拉的基本背景,短短3页,让人忍不住哈欠频频,可是3页一过,精彩就拉开序幕。为了这套书,我基本上除了睡觉饮水和如厕,其他时间都在看,大概花了3天时间,一口气看完的,看完后仍意犹未尽,因为当时最后一本书还没出来。在我看完《暮光之城》大约五年之后,这书才被搬上银幕。《破阵子》和我当时看《暮光之城》,感觉很相似。精彩,确实是精彩,但是剧情有些拖。

近日完成第二轮演出的至乐汇话剧《破阵子》,其实是一个渐入佳境的戏。以颇为铿锵的曲牌入题,在风声鹤唳的辽宋边境演绎普通小民的悲怆人生,不过是一袭历史的皮袍。当密集爆笑的台词、骨感荒诞的人物关系挠到人痒处时,多数人还在隔岸观火。直到人物困境出现,生存与道义具体为选择,人性的狼藉才开始烧灼人心。

这个话剧对自己的定义是“荒诞喜剧”。荒诞,极言虚妄,不足为信。有点“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的感觉,这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但是却从另一个角度针砭时弊。看的过程里,笑过,哭过,沉默过,自省过,难得的是,看完之后还会深思。一个喜剧能做到让人笑已然不易,让人哭则更上一层,能让人有照镜子般“现形”的感觉,真实地可以刺到每一个人的痛点,很不容易。

无论怎么看,白虎荡都是一个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地方。在这个辽宋的边陲之地,十户侯之名勉符其职,也不无反讽。寡妇徐娘、书生、屠夫夫妇,加上辽国小兵革阿奴,勉强凑出一个行当齐全的古代浮世绘。这是故事的骨感所在,也是荒诞所在。如果说儿媳与公公扒灰的丑闻、书生对徐娘的垂恋构成了世俗生活的隐秘史,革阿奴的出现就是戏剧性陡转的关键——尽管他和徐娘的恋情如今看来已是再普通不过。

从《破阵子》的人物设置来看,虽然寥寥几人,但是设置的很高明。白虎荡的十户候买了徐娘给自己儿子做老婆,结果儿子挂了,徐娘成了寡妇,而不远处的军营只有一个辽兵阿奴驻守,他看上了阿奴。于是大家为了生存,把阿奴推出去了(看到这的时候,忽然想到了《羊脂球》)。而后白虎荡的众人来到辽国土地上,出入兵营。十户候,书生,屠子和屠子老婆了解到辽国“老有所养,幼学免费”等福利时候这山看着那山高一心想要入辽国国籍,为了加入辽国国籍简直无所不用其极,屠子的老婆设计使阿奴娶了自己,她想的是自己拿到辽国国籍之后再找屠子让屠子也拿辽国国籍;徐娘在屠子老婆这一手之后,也嫁给了书生,如此书生也有了辽国国籍。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