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年前,艺术君曾经在广东中山工作过。岭南地区确实山清水秀,当时租的房子不远处就有一座小山,青葱碧绿。某日黄昏,下雨之后,在阳台上就可以看到山腰的彩虹。空气质量更是好得不得了。当时,北方的雾霾还没有这么严重,媒体偶尔会提及北京的沙尘暴。中山这里,一年340天暴晒、闷热、大雨,外加20来天的阴冷潮湿。艺术君从小在北方长大,对当时的我而言,四季分明的气候,充满吸引力。特别是岸边的金柳,枝头的玉兰,闹春的桃花、杏花、迎春花,因为时间短,而显得特别珍贵,更有说不出的魅惑。

这里是艺术君之前发布过的有关梵高的内容,汇总一下,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长时间努力观看”,就会发现这些。

Like this:

Like Loading…

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更大的信息》第一章到此结束。

图片 1

进入《更大的信息》第一章:约克郡的天堂。

孤独凡·高的三个秘密

在接受到出版社邀请之前,艺术君就已经读过了《我们有一样的孤独:凡·高的爱与秘密》。三个秘密,很多梵高铁粉都不知道。如果你也不知道的话,看看吧。

孤独凡·高的三个秘密

《秘密》一书作者自称为“艺术侦探”,这个职业让艺术君好生羡慕,因为艺术君一直想要去破解中国的“梵高+马蒂斯”——画家常玉——的人生之谜。这个因缘,可以看第二篇中的补遗。

记录,就是历史——关于《凡·高秘密》一文的几点补遗

在《补遗》中,艺术君还分析了国内之前出过的不少梵高书信集,可是都存在种种很严重的问题,比起来,在艺术君的微店中上架的《梵高手稿》,是比较权威的梵高书信集了,每一封信的日期清楚,地点明确。如果你想了解的话,可以点击【阅读原文】前往艺术君的微店查看更多信息。

最后,艺术君还曾经思考过:艺术家的私生活问题。这在下面这篇中有描述:

《癫痫·私生活·病人·犬人》

想起来贡布里希在《艺术的故事》开篇的第一句话:

实际上没有艺术这种东西,只有艺术家而已。

在《文学回忆录》中,木心先生说:

美术史,是几个艺术家的传记。

如此,释然。

点击【阅读原文】前往艺术君的微店查看《梵高手稿》详情。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Read
more

下图为艺术君前不久拍摄的照片。

先说明下这位画家的名字的翻译。在贡布里希的《艺术的故事》里面,范景中先生使用的是“凡·高”,而在《梵高手稿》这本书里是另外一种。如果在
Google
中搜索“凡高”或“凡·高”,它都会把你带到搜索“梵高”的页面,所以除非提到艺术君之前写的文章,以后都用“梵高”作为画家的译名,大概这个名字看上去更有艺术范儿吧。

关于先天的影响,后面还会谈到。

《艺术的力量》梵高部分:凡·高-头颅内部的绘画

《艺术的力量》这本书已经出了,书中梵高的章节并不是艺术君翻译的版本,这一篇才是。出版社正是因为看到艺术君的翻译,才想要邀请艺术君写关于梵高的书。

记得当时一开始翻译得不紧不慢,可到后来就像是掉进了黑洞,被他的故事吸得不能自拔。翻译速度也就越来越快,前后20来天,最后一天几乎翻译了剩下的四分之一。那种感觉,就像是在阿尔勒的田野中、凌冽的大风里,画画画到疯掉的画家一样。

文字很多,超过了微信正文的20000字限制。所以分为上、下两部分,点击下方链接可以阅读。

凡·高-头颅内部的绘画(上)凡·高-头颅内部的绘画(下)

我对于白昼及整个光线的敏感令人难以置信,这就是我总戴帽子的原因,目的是最大限度地降低强光和令人目眩的光线。

梵高与高更:不只是相爱相杀

本文原本是要放在一本梵高小传中的,当时出版社邀请艺术君写这样一本书。社方知道艺术君对梵高的感情,希望在写的时候能融入更多自己的理解和思考。记得当时艺术君为此专门办了图书馆的借书卡,还搬回家一大堆书籍。市面上已经有很多梵高的书了,如何找到一个独特的角度,如何不重复别人的脚步,是艺术君当时在思考的问题。后来决定冒险采用这样一种虚实结合的叙事片段手法。可惜,出版社方面并不认可,出书的计划也就流产了。

重新拎出来,是想听听大家的意见,觉得这种角度你们喜欢吗?是否愿意看到一本类似这样的梵高传记?

点击下方链接可以阅读。

凡·高与高更:不只是相爱相杀

何况,中山这个地方,500米都难得看到一个书报摊,更不要说展览、博物馆这样的高级文化设施,艺术君喜欢的,是有历史感、有文化积淀的地方,所以毅然决然回到北方,选择帝都。可接下来看到的,就是一座座四合院被推倒,一条条老街被改造,罢罢罢……

第一天,霍克尼带我去了他曾经画过的一些些角落,包括被他起了个绰号,叫“隧道”的地方:路旁岔出一条小道,两边都是大树灌木,在路中央的上空形成了拱状,构成了天然的树叶屋顶。这些作品都可称之为——像酒商推销“优质普通红葡萄酒”那样——“优质普通英国风景”:没有什么激动人心的东西,没有什么必能将游客吸引过来,寻找美景的东西。就像康斯坦勃尔的东贝霍尔特那样,只有长时间努力观看的人才会发现它的魅力。长时间努力观看原来正是霍克尼的人生与艺术中两个至关重要的行为——也是他的两大乐事。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不仅每一代人的观看方式都不相同,甚至每个人的观看方式皆有差异。这种不同,既来自于先天,又有后天每个人不同经历的影响。清早,你和爱人先后醒来,你眼中的世界,和
TA 的世界,就是两个不一样的世界。更何况是敏而易感的不同艺术家。

霍克尼:就我而言,雨是个好主题。我开始发现,在加利福尼亚你会怀念下雨,因为那里没有真正的春天。你若是非常熟悉花,便会注意到一些花开了——不过与北欧不同。在北欧,从冬季到春临人间的过渡是激动人心的大事件。加利福尼亚沙漠的表面是不会变化的。你记得迪斯尼的《幻想曲》吗?在最初的版本里,有一段他们用了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但是,他们不理解斯特拉文斯基音乐的内容——他们用恐龙四处蹦哒。它让我明白,迪斯尼那些人在南加州住得太久了。他们已经忘了北欧和俄罗斯,忘了在那里,经过冬天之后便会看到万物自地下奋力萌发。那正是斯特拉文斯基音乐中的力量:不是向下踩踏的恐龙,而是向上萌发的自然!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霍克尼:我不知道哪一位现代派评论家说过,风景画不可能再有什么成就了。但是,每当有人说这种话时,我总是固执地想:哦,我相信是可能有所成就的。几经思考后,我断定那样的论断不可能正确,因为每―代人的观看方式都各不相同。风景当然还是可以画的——风景并没有日薄西山。

盖福特:树是你很多近作的主角。为什么树让你如痴如醉。

霍克尼:树是我们看到的生命力的最大体现。没有两棵树是一样的,就像我们一样。我们的内心都有些许不同,外貌亦如此。较之夏天,冬天里你更能注意到这一点。

霍克尼:因为经过了冬天,所以每次到了春天我都会如此兴奋。在这里我们注意到——花两三年才注意得到——春天会在某个时刻达到鼎盛。我们称之为“自然的勃起”。每一棵植物、每一颗芽、每一朵花都似乎挺得笔直。之后,重力开始将植物往下拉。第二年我注意到这个的;第三年你会注意到更多。盛夏时节,树木成了密密簇簇的叶子,树枝棵力你树如都被树叶的重量压低了。落下后,它们会再次上长。如果你仔细看,就会发现这样的东西。在这里,我的迷恋就这么日甚一日。这是一个大主题,是我可以自信地处理的主题:自然的无限变化。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