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卫军:书法的几种书体,真草隶篆行,实际上是经过不同时期的发展演变而来的。不同的字体在它曾经辉煌的时代都有它代表性的书法作品。当然,作为一个书法家,我们可以从每一个时代留下的书法经典里去吸收营养,汲取美的精髓。但是,我并不赞成每个书家都一定要五体兼修、平均用力。因为在历朝历代所有的大家里面,每个书家总是以一两种书体见长名世,事实上也不可能所有的书体都写得一样出彩。虽然我对隶书、篆书也下过一些功夫,但是总体上我更喜欢用行书的方式来表达。因为行书实际上在所有的书体里面,最具实用性,最被人们所喜爱。它书写快捷,又容易看懂,在日常学习生活中,使用最为广泛。我们今天很少会看到有人用篆书、隶书或者楷书来写信,哪怕这样的签名也很少见。为什么行书在几种书体里出现的比较晚呢?我想,这正是顺应时代发展的结果。草书虽然写得非常快,但是由于难以识别,所以它传播并不广泛。因此,行书无疑是被社会大众最容易接受的一个书体。

  吴勇:早在1万年前,大体在新石器时期,已经开始出现一些刻画的符号。汉字出现的雏形实际是和刻画的符号相关的,是经过抽象、凝练的符号型刻画。我们能看到的最早的、成熟的文字形态,应该是殷商时期的甲骨文。关于甲骨文的发现,发生过很多的故事,而且很多故事与我们南京也有关。

  记 者:所以您选择了行书?

  吴勇:是历史人物。

  王卫军:艺术风格肯定是源于各方面不断的积累。从学书法开始,我一直是在比较传统的所谓的正路上走过来的,一直是从传统的经典作品里汲取营养的,基本上从来没想过要像一夜暴富一样形成自己的风格面貌。我觉得书法的风格包括艺术的风格,肯定是水到渠成的,并不是说我想形成什么样的风格就能形成什么样的风格,风格一定是与一个人的学养、生命体悟、社会阅历,以及对艺术的理解密切相关的。

  吴勇:其实是这样的。应该说,从理论上来说从各个书体入门都是可以的,但是按照常规来说呢,第一,由于楷书是我们目前使用最广泛的正体文字,具有广泛的实用性。第二,楷书的笔法非常完备,法度要求也很严格,所以一般来说,以楷书作为入门的书体是比较合适的。当然也不排除用隶书或者篆书作为入门的书体。都是可以的。

  采访时间:2013年7月10日下午

  吕冰:与南京还有关系?

  记 者:那您最后希望自己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境界呢?

  《千古名联》美工钢笔书法字帖(王惠松、吴勇合著,上海科技文献出版社2012)等,参与江苏省书法等级考试《硬笔书法》等教材编写。

  记 者:“二王”呢?

  嘉宾简介

  记 者:书评家称现在是一个书法繁荣的时代,您如何评价这种繁荣?

  吕冰:好的。

  王卫军:是的。我想一个人的书风跟个人的内在修养甚至性格是吻合的。曾经也有一个媒体记者问过我,说看你的作品经常感觉到富有书卷气,他说这个书卷气是不是你刻意表现出来的呢?我认为书卷气当然不是刻意表现的,不管是什么样的作品,都是个人内在修养的外在反映。之所以写成这样的作品,或者说表现这样的作品,一定是因为他认为这样是美的。我认为这样的字是好的,所以我会尽量写成这样。如果我认为它不好,我肯定不会写。当然,随着自己书法学习的不断深入,过去认为好的,也许今天又被否定了。这个并不矛盾。一个清雅的人,他的作品肯定也是清雅的;一个庸俗或者是低俗的人,作品一定不会雅,或多或少脱不掉俗气。黄庭坚等很多古人也说过这样的话,俗则不可医。

  吕冰:广告之后,欢迎回来。上半段我只问了吴主席一个问题,就已经占了全部时间,我们的时间非常紧张啊。下面,我们将聊聊关于书法教育方面的话题。其实在做这个提纲之前,我也做了一些功课,书法的解释:书法是以汉字为基础、用毛笔书写的具有四维空间特征的、抽象艺术符号,体现了万事万物的对立统一的基本规律,同时也反映了人作为主体的精神、气质、学识和修养。您看,精神、气质、学识和修养,这样一个汉字里头包括的信息如此之大,吴主席,能不能给我们解读一下,因为我对这方面的内容真的是不特别了解。好吗,吴主席?

  王卫军

  吴勇:对。大体上来说,与甲骨发现相关的第一个人是王懿荣。一般的说法是,他生病了,在抓来的药里,他发现有一味叫龙骨的药材,上面有被刻画的符号。他是文字学家,感觉到这应该是一种古老的文字,而这种字和平时见到的小篆不一样,于是他就追本溯源。后来发现这东西在河南安阳出土很多,就联想到这可能是殷商时期的东西。当然,具体把时间确定为殷商时期还有后面的很多专家做了很多工作。之后,在王懿荣家做家庭教师的刘鹗,就是写《老残游记》的作者,受王懿荣影响,他不仅搜集甲骨,还进行甲骨的研究、著录,写了一本书叫《铁云藏龟》是著录甲骨的第一本书。龟,就是承载甲骨文字的龟甲、兽骨。在此之后,罗振玉、王国维、郭沫若、董作宾等一大批专家对甲骨都有深入研究。金陵大学前身汇文书院的创办人加拿大人福开森也收集甲骨,现存南京大学,其中有刘鹗的收藏。顺便提一下,30年代有一次规模非常大的针对安阳出土甲骨土方的甲骨室内发掘,就在南京的鸡鸣寺(今天的省科技厅附近)。当时的中央研究院的史语所集中了一批当时考古学家、甲骨文研究专家,这次室内甲骨文发掘在整个甲骨文研究的历史上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甲骨文之后,或者与甲骨文同步的、铭刻在青铜器皿上的文字,称之为金文。狭义上的金文,指的是殷商到两周时期,称为大篆的金文。非常典型的如《毛公鼎》、《散氏盘》等等,学书之人都会用到。再往后,就是秦始皇统一六国,书同文。为什么要书同文呢?因为春秋战国的时候,文字非常丰富多彩。比如一个“马”字就可能有三四百种写法。

  王卫军:据族人考证,王铎也是三槐堂后人。

  江苏省书法家协会理事,江苏省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硬笔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南京市青年书法家协会主席,南京市玄武区书法家协会主席,南京林业大学化学工程学院党委书记。南京林业大学书法协会名誉会长、指导教师,南京林业大学教职工书法协会会长。

  1972年出生

  对话全文

  王卫军:你说这个问题也正是我目前比较关注和经常思考的问题。从艺术人生的角度来说,40岁到60岁也许是一个黄金时期,所以应该对自己的黄金期有所规划,应该给自己的未来有一个哪怕模糊的定位。我相信我未来书法的创作会有一个飞跃,包括这次“三名工程”的作品其实都不能算是满意的,以后我肯定会有更多更好的作品超越今天的创作。我从来没有放弃过追求,没有放弃过努力,我虽然没有确立自己明晰的发展目标,但是肯定还会保持向上发展的态势。我不敢说自己能够取得多大的成就,但可以肯定的是我的明天会比今天做得更好。

  《中国书法通论》(徐利明、黄正明、常汉平、吴勇等6人,普通高校文化素质教育系列教材,南京大学出版社2006)、

  王卫军:我不能说是一个时尚的人,我过去是在部队里的,度过了十几年的军旅生涯。在部队大院里,时尚跟军人似乎是不太能搭上边的,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对时代的敏锐感悟,我会用自己的方式来体现时代的元素,体现时代对审美的追求。比如说在书法创作中,我不是简单一味地去模仿古人的形式。书法作为纯粹的艺术,可以去装点我们的生活,那就需要我们用现代的设计、现代的审美元素去装帧我们的书法作品,让它更富有视觉的效果和美的感受,所以有时我比较注重在印章、章法这些方面的琢磨和探索,让作品能够更有一种空间的视觉效果。我觉得像我们这一代年轻人也应该去琢磨,至少我是在思考,然后做出一点探索,不管以后会被如何看待和评价,都不会影响我们继续探索的热情和勇气。

  《中国书法鉴赏》(主编黄正明,副主编常汉平、吴勇,南京大学出版社2007)
,2014苏少版《书法练习指导》编写团队核心成员、分册主编。

  王卫军:所以我就在行书上用力最多。

  吴勇:今年暑假我们做了这样一件事,我受邀参与了市教育局牵头的南京市首届中小学书法骨干师资培训各项工作,从方案的制定到具体的实施我都参与了,期间给培训班做了专题讲座,还给老师们现场指导,印象很深,因为这批老师基础都很好,另外大家都非常认真、敬业。应该说通过培训后效果还是很明显的,那么这样的培训呢现在很多,江苏省层面,包括中国书法家协会,去年今年都有“翰墨薪传”工程的培训,老师参与培训的食宿和教材等所有费用都由省里或中国书协解决。所以,从国家层面说,对于书法师资的培训有大量的投入。也是希望通过这样的投入,对于整个书法教师水准的提高有比较大的推动,最终对于书法教育的普及推广起到积极的作用。

  王卫军:如果说我们这个时代书家有什么缺陷的话,大多数人,尤其像我们比较年轻的书家,对国学的学习还比较欠缺。过去的书家像苏东坡、米芾、黄庭坚等人诗文名天下,而我们这代人在这方面有很大的缺陷,有很多的功课需要去补。但是,我们今天也不可能都要学会作格律诗,我觉得这个是没必要的。中国文学的发展,到五四以后推行现代白话文,诗歌也出现了现代诗。于是,今天我们书家到底要书写什么?这成了我们很多书家都比较困惑和纠结的问题。当然一味去抄录古人的名篇名著,肯定不是办法。不仅这个时代需要现代的表达方式,更重要的,我们也应该有我们自己要表达的内容。所以,我想我会尝试用自己书法的形式来书写自己写的文章,这样的文章当然不一定是格律诗,也不一定是文言文,可以写白话文,可以写自己的随感。过去很多的名碑、名帖,就是当时信手书写的东西,包括王羲之的很多帖只不过是一个便笺而已,所以我们今天也可以这样去尝试,写自己的所思所想,用书法的方式把它们记录下来。我觉得这样的东西对未来研究书法,研究现在的生活状态可能更有意义。现在很多人也在尝试去学一点古体诗,这当然是好的,但是如果写古体诗一定要达到什么样的高度,的确是比较困难的。即使是写古体诗,在我们这个诗歌大国,从历史纵向去比较的话,很多书家所写的诗,很可能根本就算不上好诗,这个也是比较纠结的。与其这样,我想我们不如就写自己,以我们日常的所见所感为书写内容,用书法的方式把它们记录下来,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当今时代,书法艺术的繁荣和发展面临着很大的危机。电脑的普及,已经让很多人不太会书写汉字了,书法成为了纯粹的艺术,跟传统意义上的书法已经有些区别了,这也是值得我们去研究和思考的问题——怎么样让传统的书法艺术能够在未来信息越来越发达的E时代迸发出新的活力?这是每一个书法工作者应该去思考和面对的问题。

  吴勇:孙晓云老师写过一本非常著名的畅销书《书法有法》,书法是有法度的。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书法有点像开豪车的人在高速公路上飙车,如果乱开绝对是要出事的,按照交通规则,按照限定的速度,就可以比较自由自在。书法也是,在法度制约之下的一种自在、抒情的表达。所以作为教育工作者,首先强调的是法度。关于书法教育,我在做讲座的时候有这样一个主题词,来自《兰亭序》,“仰观俯察,取诸怀抱”,“仰观”,就是仰观书法文化之博大,历代经典的博大精深我们要仰视,采用一种敬畏心理去对待它们。所谓“俯察”,仔细探究书法中规律性、法度性的东西,你要传达给他们的就是这种规则的、规律性的东西。最终来讲,就是“取诸怀抱”,所谓“取诸怀抱”,通过学习通过领悟的东西结合自己的体验、性情,表达出来自己属于自己或者属于这个时代的作品。

  王卫军:我觉得这当然不是好事情。因为从艺术的角度,需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这样的环境才能真正推动艺术的发展。如果说某个时期只追求一种风格,这其实是一种非常不健康的状态。今天追求“二王”,过去不同时期也曾刮过很多风,比如王铎风、书谱风、流行书风,在这个问题上,展赛活动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不好的导向作用。“二王”书风的作品获奖了,下一届就集中全写“二王”,这样非常不好。作为一个书法爱好者或者书法家,没有必要去刻意分析今天或者未来要刮什么风,而是要遵循自己对美的追求,根据自己对书法的认识和理解或者自己的审美喜好,去选择适合自己的追求方向,没有必要去预测明天是晴是阴,走好自己的路,自然最好。

  吴勇:简单来说,书法可以概括为三大要素。第一要素,表现对象,汉字;第二,表现工具,以毛笔或者以书写工具为中心的基本材料;第三,表现形式,它是艺术。简而言之,中国书法与中国汉字的发展、演变息息相关,与操作和使用的工具息息相关。操作、使用书写工具的方法和技巧,传统书学称之为用笔或者笔法。赵孟頫曾经讲过一句话,“用笔千古不易,结字因时相传”,也就是说用笔在整个书学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至关重要。对于刚才所谓“四维空间”的说法,我想可以这样解读。首先,书法是时间的艺术。怀素《自叙帖》中有这么一句“忽然绝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千万字”,写的是草书,草书是时间的艺术,即从第一笔的起笔到最后一笔的收笔它是有笔顺关系、先后次序的,这个关系是不可逆的,也是不可以回过头涂抹的。这一点和绘画不同;同时,书法展示的是空间的艺术,要求用笔是完美的。我们说用笔如“万岁枯藤”、如“行云流水”,如“锥画沙”、如“屋漏痕”,这些比喻讲得都是用笔或者笔法;同时强调笔画的组合、字与字之间组合的完美。所以我们说一个成功的书法家如同一个建筑大师,意在笔先,胸有成竹,笔下体现的是结构之美、造型之美、全局之美。所以书法中还有一句话“常计白以当黑,奇趣乃出”,还有“疏处可以走马,密处不使容针”。这里面充满了矛盾也充满了和谐对立统一的美,体现的是中华传统哲学的思辨之美。另外,书法是人的艺术,是人性的外化,强调的感性和理性的完美结合。书者,抒情也,法者,度也,书法是有法的,是在遵循法度基础之上的一种自由挥洒,是在宣纸上笔歌墨舞从心所欲而不逾规矩,是既雕既琢复归于朴的自然而又不露雕琢痕迹,它对书写者综合素养的要求之多。传统的要求一般有这样一种说法,“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罗子史、胸有万物方可妙笔生花,如果胸无点墨,俗笔满纸,当然就会贻笑大方。所以书法是东方艺术的瑰宝,是最能体现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的一种传统艺术,是中国艺术最经典的代表。

  江苏省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吴勇:还有一种说法。任何一种书体,都有其美,各美其美。最近我参加一些评选,比如说篆书,我就看到有一些孩子的篆书写得非常好,非常到位。其他各个书体,从现代的孩子到成人的书法功课来说,都有所涉及,所以各个书体都是美的。理论上来说,只要掌握一种书体的规律,来正确地运用它书写,都是可以的。

  记 者:您几岁开始练字的?

  吕冰:是历史人物吧?

  记 者:现在您的作品达到了您的这种审美要求吗?做到真和美了吗?

  《书法鉴赏》(主编黄正明,副主编常汉平、吴勇等,高等教育出版社2017)

  记 者:说说您学习书法的路径。

  吴勇:2013年,《纲要》出台后,全国范围内做过几件事。第一,教材的编写,我参与的江苏版的教材是由全国300多套报到教育部审定通过的11套教材之一。我们不断地聆听教育部专家组的指导意见,不断修改,所以那套教材应该说是经过了重重审核。在此之后呢,编写了教师用书、录制了光盘,在此过程中充分考虑了老师拿到这本书后怎么教。比如说,教材中所有的范字都有书写的视频,请专业书家来书写,所有的课程PPT或者课件都有做好的范本,包括公开课都放在里面。目的是让老师在充分解读好教材之后能够会教。对于执教书法的老师来说,至少有两个要求。第一,首先他应该是一个称职的书法工作者或者说是书法家,也许用书法家来要求书法老师要求有点高,但是如果老师不懂书法创作,对书法水的深浅毫不了解,怎么去教孩子,怎么去教那些高水平的小孩,怎么去指导他。所以,老师在书法创作或者书法理论方面应该有比较深的造诣,这种造诣通过参加一些比赛、展览,参加一些书法艺术团体,参加一些高层次的培训,我觉得可以达到。另外一点,作为书法教育工作者,他必须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教育家,也就是说他应该是拿到教师资格证的老师,他会教,善于把自己肚子里的货用孩子们喜闻乐见的方式原原本本地表达出来,调动学生练字、学字的积极性,让孩子们非常愉快地长期坚守在书法这块乐土上。我想这才是老师应该做到的,二者缺一不可。

  记 者:是受父亲影响的吗?

  吕冰:最经典的代表,那么我们刚才也请吴主席介绍了,大概能够了解书法、书体有哪几种。但是有一个问题,若说练字,包括我在内,也想练字,但之前一直没受过系统训练。这个时候好像有一种选择困难症,到底从哪种书体开始呢?这个问题好像很困惑。

  记 者:您是从各种大展中获奖并为人所知的,是这样吗?

  吕冰:好的,但是书法学习,应该是有些讲究的吧,比如年龄、需要什么条件?

  王卫军:是的,适合自己的,才能真正有可能取得成果。坦率地讲,从我个人的经历上,我一直没有摇摆过,至少目前为止,我对书法的理解和书法审美的追求还没有发生过变化。过去一些获奖的作品也是如此,我从来不去琢磨评委的口味,从来不去研究时下流行的书风,我就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写,事实上一直这样做了,反而没有迷失自己。

  吕冰:您也提到,老师非常关键,但是现在很多孩子都是在社会教育机构去报名,这样的师资力量能得到保证吗?更关键的一点是我觉得我们学校的师资力量也应该跟上啊?

  记 者:您觉得当代的书法就应该有时代的一些特征性的东西在里面?

  吴勇 字可嘉 别署逸斋

  王卫军:是的。

  吕冰:非常积极的作用。刚才您有一段也讲到,字如其人,每个人特质不同,反应到书法作品上也有不同。对于我们的老师而言,他自己的理解体现在教学上,教出来的学生是不是就是他的继承者呢?有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呢?

  王卫军:中国的书法经历了几千年的发展与完善,在各个朝代都留下了许多代表那个时代的经典作品。我在学习书法的过程中,一直坚持把历代的书法经典作为学习模仿的范本。我觉得只要做到这一点,总体上就不会偏离书法学习的正确道路。

  吕冰:好像前一段时间电视剧《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中有这个人。

  记
者:您是这次“三名工程”里面少数几个70后艺术家之一,应该算是书法界里年轻的一个了。您平常时尚吗?

  2017 年 第 3 期

  记 者:现在大家都在一窝蜂地学“二王”,您觉得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吴勇:主持人好。非常高兴今天能有这个机会和大家聊一聊与书法相关的话题。

  记 者:在各种书体中,您应该比较擅长行草书吧?

  《书之妙道——对话书法》吴勇老师做客南京新闻广播FM106.9《对话》节目

  王卫军:这个时代无疑可以称为一个书法繁荣的时代,也是其他艺术繁荣的时代,当然这里也存在着很大的泡沫,就像经济也存在着泡沫一样。它既是千姿百态、百花齐放的,同时这种虚假繁荣的现象又容易遮盖住本质上一些值得我们关注的问题,会容易被这种假象所迷惑。我现在在文联工作,作为一个文艺工作者,应该非常理性地去看待目前这种书法艺术的繁荣,应该拨开那些泡沫,看清书法发展的真实状况。

  吴勇:2013年,教育部出台了《中小学书法教育纲要》,《纲要》要求全国的中小学要普遍开设书法课,普及书法教育。这让我联想到60年代郭沫若先生应邀为《人民教育》杂志作的题词,“培养中小学生写好字,不一定要人人都成书家,总要把字写得合乎规格,比较端正、干净,容易认。这样养成习惯有好处,能够使人细心,容易集中意志,善于体贴人。草草了事、粗枝大叶、独行专断,是容易误事的。练习写字可以逐渐免除这些毛病。……。”。从具体的书写教育到人的习惯、品格的养成,这段题词说得非常到位。写好字对于养成良好习惯来说是有好处的,如果说不好好写字,就会带来很多很多毛病。我前天参加了我们电台的一个活动,在评选的现场,我看到一些孩子写字很有感触。其中有个二年级的孩子写一件四十多个字的楷书作品,从第一个字写到最后一个,一笔一划,工工整整,凝神静气,非常完整,非常有定力。由此我想到,书法教育对于人的综合修养提高作用体现在哪里?在练习书法的过程中,它让人心安,让人心平气和,能够耐心细致地把一件事情做好。我们现在强调工匠精神,其实与书法不谋而合。其实书法的意义不止如此,《纲要》里面还提及,除了技法方面的训练,还有审美素质的培养。我们不仅要孩子们去练字,还要让他知道何为好字,何为不好的字,要有审美的眼光,知道字帖上的字比自己的好,好在什么地方,怎么去调整才能达到这种效果。还有,通过书法去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然后深深热爱我们祖国的传统文化。在南京图书馆、在中山东路新华书店、在南京一些中小学,我经常会应邀去做这样一个主题的讲座:“身边的书法”,我们生活在南京这一块土地上,我们在同一方天空下曾经出现过王谢家族,出现过王羲之,出现过颜真卿、王安石、苏东坡等这样一批大师,在历史上名垂青史的、留下了法书巨迹的一批书法大师,他们就曾经生活在我们身边,和我们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去热爱这样一片土地、不热爱我们的国家、甚至不热爱我们的文化而去好好传承它呢?

  王卫军:是的。我父亲在我们那个相对偏僻的地方也算是方圆上百里、几十里范围内数一数二的文化人,他是60年代初的大学毕业生,虽然出自贫寒家庭,但是我父亲从小就写得一手好字。所以在我没几岁的时候,我经常会站在桌边看他写字,并且特别好奇。父亲看我可能也是孺子可教,就特别用心地教我写字。

  吴勇:这个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题目。之前中央电视台曾经做过一套专题系列片《中国书法五千年》。简单来说,中国书法的发展、传承是和中华文明的发展、传承相生相伴、同步进行的。在五千年的历史长河当中,有非常非常多的闪光点。我们简单来说。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